• 党报社长、总编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2-08
  • 看好啦!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2018-12-08
  • 广州市南沙区法院公告专栏 2018-10-24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那你不是可以啥事不做天天甩起手耍?你自己不求上进还不准别人有所追求么? 2018-09-21
  • 真正的皇家御用:清代皇帝为何偏爱这种瓷器(图) 2018-08-31
  • 人民日报纵横:做好高考后的人生答卷 2018-08-16
  • 重庆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唐良智当选市政府市长 张轩当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8-08-06
  • 346| 569| 687| 51| 561| 953| 99| 574| 187| 783| 858| 288| 202| 661| 241|
    下载手机客户端
    首页 > 服务

    十一选五稳赚技巧:红色基因 | 退伍军人当了县长后......

   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www.2sjg.com.cn 时间:2018-05-09  责编:耿龙  来源:军事故事会  作者:王根柱

      庄稼已经收割完,田野里到处是赶牲口的吆喝声和清脆的扬鞭声。农业社要趁大冻没来时,赶紧把秋茬地翻耕一遍。

      这一天下午,从通往城里的大路上,匆忙地走来一个人。他穿着银灰色的军裤和褪了色的军棉袄,胸前别着一枚发亮的八一奖章,退伍军人都穿这样的衣裳。他挎着个行李卷,大步走着,不时望着四外耕地的人。

      忽地,他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,回头看看,原来踏在一摊牛粪上了。稀黄的牛粪溅了一鞋子,他盯着牛粪打量,又往远处看看,只跺跺脚,又大步走开了。

      太阳快落山啦,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,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,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。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,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,没有顾得上招呼。

      显然,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,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。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,点了下头:“哦,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……正巧,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,参加一下吧!”

      老马同志坐了下来,从言谈之间的互相称呼,知道高个子是社长,戴灰色帽子的那个是社里的党支书,戴呢子帽的是监察主任,另一个是从银行里调来驻社帮助工作的牛股长。

      吃过晚饭,社里干部陆续到齐,老马先是用心听着,后来就发表了意见,他的态度那样稳重,说话那样风趣,大家很快对他像是老朋友似的熟识了??蠢习胩旎姑凰档剿睦锵氲哪歉鑫侍?,就说:“我提个意见。咱这里抛撒了很多粮食,你们知道不?”

      大家都吃了一惊,监察主任用惊恐的眼瞪着老马说:“怎么,麦秸、谷草我们都打了两遍,你说抛撒的粮食在哪里?”

      老马嘿嘿笑了:“不信,看沾了我一脚?!?/p>

      社长的手电筒早对准了他的鞋子。老马忙抬起脚,社长贴近看了看,猛地直起了腰:“咦,是牛粪!”

      老马笑了说:“你能说粪和粮食无关?路上撒的到处都是,这还不等于抛撒粮食?”

      李技术员站起来,两手比画着说:“咦!不是老马提,咱都没注意这事。现在村里没有一个背粪筐的啦!今年是丰收了,可是这丰收是咱用粪筐背来的呀。说实话,去年刚转社那时候积肥劲头多大!可现在呢?”

      沉默了一会儿,社长挺起了腰,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:“哼!别说群众了,咱干部还不是这样子。就说我吧,把粪筐一挎,弄上点粪啦土啦的,感觉怪烦人的。我半年前买了个粪筐,到现在还在秫秸棚上搁着哩!”

      支书扫了大家一眼说话了:“我看还是咱抓得松,你想想,从前村里啥风气,谁要是出门不背个粪筐,准会有人在后边指着他说:‘呸,二流子,不好好生产?!饣岫潜掣龇嗫?,可遭人下眼看啦。不信,俺村有个二老歪,就是年下走亲戚也要背个粪筐的,因为这,从前还常受表扬哩。现在不行啦,很多人当面对他说:‘二老歪,你不把粪筐背到共产主义可别下肩呀!’二老歪没有在乎这些,可他儿子受不住啦,一生气就把他爹的粪筐藏了起来。二老歪又借了个,又给藏了起来。后来父子俩为这吵了一架,二老歪才不拾粪了?!?/p>

      扯了好一阵子,都觉着这事不好办,因为不拾粪已经成为风气。最后还是老马提议要干部先带头,上行下效嘛……

      会散了,老马约支书和技术员明儿一早去拾粪。牛股长听了,好像一股臭气扑入鼻孔似的,忙走到一边避开。

      屋里只剩牛股长和老马两人,牛股长走到老马面前,郑重其事地说:“从今天的会上看出来,你还想用老一套的工作方法。我认为跟群众打成一片,也得有个标准。一句话,当干部得有干部的样子,不然,就会失掉威信。现在不像过去,群众富裕了,思想也变了,背粪筐这活,群众还不肯做,咱一个干部能做吗?要真这样,群众像对待二老歪那样对待你,还提什么开展工作?你当过兵,见的世面多,我没说错吧?”

    640

      老马微微一笑说:“是??!群众还没想到,咱就应当带头去干,干部的作用就在这里嘛!给乡亲办好事,大家就会尊敬的?!?/p>

      牛股长猛地把身子一扭:“哎,你刚来,算没了解透村人的情况,刚才你没听他们说,这是风气变了,你还能扭转过来?不信,我敢跟你打赌,你要是背个粪筐在村里一遛,不光社干部笑话你,不听你的话,群众也会像看耍把戏似的,往后你想在村里工作就难了?!?/p>

      老马不在意地哼了句:“明天试试看吧!”

      听他的话音,态度还是那样坚决。牛股长一生气,坐在自己床上去了。

      二人都睡下,灯也熄了。牛股长忽然在黑地里问:“听说才提拔一位姓马的县长,真的吗?”

      “嗯,是的,从区里提拔的?!?/p>

      一大早,太阳照进屋里,牛股长睁眼一看,老马的床空着,他到底去做那肮脏的活去啦!

      正起身时,忽地闯进一个人,进门就问道:“哎,马县长住在这里,他去哪了?”

      牛股长猛吃一惊:“啊,马县长?昨天来的那个就是县长吗?”

      来人看见了那熟悉的行李卷,说:“是的,才从七区调来不久?!?/p>

      牛股长心里嗵嗵直跳,忙说:“你先等等,我找他去!”说着就冲了出去。心想,介绍信上为什么不写明,早知是县长,任凭怎样说,也不会让他出去。

      这时,前边屋角处有几个老乡在拉呱。他离老远就问:“哎!见着穿银灰色衣服的干部来这里吗?那是咱的马县长?!?/p>

      看他那惊慌的神情,大家都微微一笑。牛股长觉得像谁打了他一巴掌似的,脸一红,心里说:“唉,我咋把县长说出口了呢?像县长这样的大干部去拾粪,群众可不嘲笑得更厉害?”

      来到人群跟前,有人说:“县长一早就跟支书出去拾粪啦!”

      一会儿全村人都知道了,都赶来看这千古未有的奇闻,村前聚集了一大群人。县长真的背着粪筐从大路上走来。

      牛股长带着万分愁苦的脸迎上去:“来,我背着吧!”县长没让给他,跟支书径直向前走。牛股长浑身每条肉丝都在颤抖着,跟在后边,等待着这场即将到来的难堪。

      离着老远,就有一个老先生说:“啊,县长,辛苦了,能劳你拾粪呀!”

      一个小伙子冲了出来,县长笑容可掬地把粪筐递给了他,停下了脚步说:“哎,你们看,只两袋烟的工夫,俺俩就拾满一筐,听说咱这里谁背粪筐就笑话谁,这习气可不好。不错,咱现在吃得好穿得暖了,但是咱还要建设社会主义,过更好的生活。庄稼一枝花,全靠肥当家。咱不拾粪了,碰到年成有个荒歉,地里不收粮了怎么办?不论干部和群众,谁不愿背粪筐,那就算有点……”

      一小伙插过话说:“他就是二流子!”

      县长忙说:“咱不给戴帽子,我想道理说清了就好了。都会懂的,人往高处走,水往凹处流呀!”

      大家齐点头又笑起来。牛股长一心只怕惹出事来,县长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当人们大笑时,还以为在嘲弄县长,忙打断了话说:“马县长,县里来人有紧急公事,请快走吧!”说着,硬拉着县长就走了。

      从那天起,村里人都重新背起了粪筐,要是谁叉着手从道上走过,人们见了总这样议论道:“嘿嘿,县长都拾粪,他不背粪筐,正儿八经的懒汉!”

      从此,拾粪积肥成了风气。这一年,朱家集农业社夺了全县产粮的第一名。

      田野里,已经播下的麦种,正在中原肥沃的土地做着绿生生的梦……

    责编:耿龙

    用户评论